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爱岗敬业见证忠诚 甘于奉献添彩警徽

发布时间:2019/2/19 16:20:11

  第一个实现了监狱信息化技术,单位对讲机中被呼叫次数最多,被同事视为“有求必应”“十项全能”……他,就是蚌埠监狱信息科民警何志远。从业7年来,他整日摸爬滚打在工作一线,以事必躬亲的做事态度,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题,可谓以一己之力,将蚌埠监狱信息化项目打造成安徽省监狱系统的精品工程。

  信息化技术第一人

  “凡是技术上的活,就没有能难倒志远的事!”提及何志远的信息技术水平,在蚌埠监狱是有口皆碑。自从2012年进入蚌埠监狱工作,每次遇到技术难题,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废寝忘食地将难题一一攻克。

  刚入警时,何志远发现所有服刑人员的档案都是手写版,查阅起来极不方便。于是,他就利用空闲时间,通过上网查资料、向专家请教等方法,设计了不少实用便捷的“查询”小软件,只要把服刑者的名字输入计算机,相关信息就会自动弹出,大大提高了管理效率。

  2015年,监狱实行信息化升级改造,工程项目繁重,很多具体的事务都落在了何志远肩上。现场指挥、整理器材、挑选设备、搬运梯子……一天下来,何志远“手机助手”显示的路程距离超过了半个马拉松。在那一年多时间里,何志远“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霜、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俨然一副农民工的模样,不仅操心技术,还要为施工费神。从硬件到软件,何志远真正做到“门清”。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努力下,最终这个项目获评安徽省监狱系统精品项目。

  随时被“呼叫”“转移”的人

  从科室到监区,从维修设备到远程调试,监狱的信息化建设过程中,处处留下了何志远忙碌的身影。每个岗位遇到工作上的难题,大家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他。每每此时,何志远总是“有求必应”“有求必到”,他也因此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一个随时被‘呼叫’‘转移’的人”。

  “多亏了志远,否则服刑人员今年的体检任务不知要耽搁多久呢!”提及何志远,蚌埠监狱医院的赵胤德医生夸赞不已。2018年6月的一天,赵胤德突然发现一台透视设备的系统崩溃了,想着第二天还有大量体检任务,赵胤德急得团团转。他第一时间和厂家取得联系,对方表示至少要等上三四天。情急之下,赵胤德将此事告知了何志远。那天,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从未接触过透视设备维修的何志远将所有线路按照图纸逐一进行排查,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使设备恢复正常。

  事实上,在蚌埠监狱,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对讲机里每每会传来“何志远、何志远”的呼叫声。无论何时,无论何事,何志远总会乐呵呵地答应着,并及时赶去解决。

  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救火队员”

  别以为何志远仅仅是“技术控”“程序员”,但当危机来临时,他还会化身“救火队员”。

  2018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晚上九点,监狱中心机房的一台重要设备突然出现故障,所有设备需要紧急软关机,否则计算机信息化的核心数据将发生不可逆丢失。然而按照经验,这种大型设备组的关闭须经专业人员近一个小时操作方可完成。

  得到消息,何志远第一时间从家里赶来,一头冲进了热浪滚滚的机房。烫手的机器设备,几百个按钮,必须遵循的关机顺序……正当他和同事紧张忙碌着,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再次响起。原来,当机房空气温度达到临界点时,消防警报就会自动开启,机房上方的消防口会喷出大量的液态氮,仅需3秒钟就会充满整个机房,机房内人员必须迅速撤离,否则可能会因缺氧而窒息身亡。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等在机房门外的何志远发现,机房里并没有喷射气体。这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尚未确定危险是否消除的情况下,他再一次冲进了热浪滚滚的机房里面。幸运的是,液态氮最终没有喷出,在何志远争分夺秒的努力下,所有设备得以安全关闭,核心大数据得以保全。

  “朝五晚九”的夜归人

  “别人上班是朝九晚五,而小何是朝五晚九。”谈及何志远,同事们异口同声地赞叹道。

  民警刘安江夜间值班时遇到难题,凌晨三点,硬着头皮给何志远打了电话。提起此事,他不好意思地说:“半夜三更,换作一般人被从睡梦中喊醒肯定会发火,可是志远就像平时一样和声细语地指导我如何在电脑上操作,如何排除故障。过了半个小时,他又打来电话询问险情是否解决,特别细心。” 

  “我们在监狱大门值班,总是发现何警官每天很早就来上班,天很黑了还没下班呢!”驻监武警战士对何志远竖起了钦佩的拇指。单位食堂大嫂也熟悉何志远,“等小何吃过了,我们就该下班了!” 

  翻看何志远的工作日志,每天都会记录着二三十条要办的事。而在每条的末尾几乎都标注着“已办”字样。

  同事们都说:“何志远是蚌埠监狱第一人,没有之一”。面对大家的肯定,何志远总会腼腆地笑着,“今日事今日毕,不能耽误第二天的工作啊。这些都是我的本职工作,不辛苦。”(蚌埠淮河晨刊)

 

 

责任编辑:陶刘芳

 



TAG:
{aspcms:comment}